Wonderstruck_N

五光十色 瑜昉相关 意识流体

非常意识流,鲸鱼视角吧,因为发现之前顺懂大部分是懂视角,想换一换。其实断断续续写了好久了,一直因为心情变化或者工作什么的被打断,今天好不容易拉出来改得勉强顺溜了发出来。
以下正文

五光十色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
很奇怪,即使再风沙遮面,即使周围再明亮,
那人身上就像是有光,总是能吸引他的目光。
即使好几个人一起聊天,即使没有专门对谁说,
那人的故事像是牵了线,长了脚,轻易跑进他耳朵里。

旧城老街,博物馆和植物园,
他第一次觉得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像沙漠中的风烟,暴雨和龙卷风,
像庭院微凉的夜,酒和繁星点点,
一切荒芜,都显出生机勃勃的样子。

认识他已然给这部电影的分量加了注。
过程本身都像是一场电影。
礁石边的骑马少年,沙漠中的蓝色头巾,寺庙里的专注神情,
他的笑容,他的气息,他温润又烂漫的包围圈,
下了戏,却走不出来。

并不像某次采访中说的,‘挺习惯没有他的生活’,
甚至有点忘了遇见他之前是什么样的。
‘拍完没有觉得缺少我就不行了?’
他记得他问他时候的样子,甚至前倾了身子,侧过来看他,盯着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好悬忍住了实话。
却没机会单独对他说出实话。

拍了张略有艺术气息的照片,想给他看,
去到新的地方,想告诉他,
看了部眼发酸的电影,想和他聊,
莫名其妙的心情低落都想同他讲,他会明白的。


所以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想抱着他。
肩膀收进双臂,胸膛贴着胸膛,额头抵着颈窝,鬓角蹭着鬓角,呼吸打乱心跳。
想抱着他。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步之外看着他,只能与别人说笑。或者并住肩,却不能垂手相握。
好像终于回到了真实世界,感情只是假象。

你五光十色,
我想靠近一点看看。


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
听一首歌听得心神恍惚,
喝一杯酒喝得泪眼朦胧。
大家都说摩洛哥这个粗糙的地方把他变得温柔,
奇怪的是,他其实没怎么觉察。

路过博物馆之类的,
也曾想过一个人进去走走。
去看他的演出,
明明主角是个姑娘,他却看着他的脸红了眼眶。
也真像模像样拿起本书,
唏嘘之余便想能有一天跟他去作者的故乡看看。

没所谓变不变的,
这些都只不过是因为心里装着一个人,
想知道那人眼中的世界究竟什么样,
仅仅是想跟那人更契合一点,
哪怕只是在自己心里、梦中,那被无限延长的一百天里。

可是终究忍不住发信息问他,
‘我们有多少个一百天?’
却率先慌了神,听说过问五年十年的,哪有问百天的,太露骨了。
‘只要你想,几百个都可以有。’
那就真是一辈子了,然后笑弯了眼。

人群中望向他的眼,隔再远也心意相通。
黑暗中拉住他的手,睡着了也紧密相连。
仿佛爱才是真实世界,周遭喧闹本是假象。


所以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就这样抱着他。
肩膀收进双臂,胸膛贴着胸膛,额头抵着颈窝,鬓角蹭着鬓角,呼吸打乱心跳。
很久很久也不撒手。
直到怀中人轻轻挣动,声音闷闷地问:饿吗,想吃什么?
他也不答,只低头去吻他。
微厚的唇,瘦削的面颊,高挺的鼻梁,浓密的睫毛,眼皮上的小痣。

这世界光怪陆离,
我要我们在一起。

记录一个顾懂古风吸血鬼脑洞(dbq我在说什么。。。
大概是懂是一只吸血鬼,顾是一只大将军,某次战役后濒死,懂强行救回,无奈之下只有转化了,知道真相的顾眼泪掉下来,不不不,是很气很气很气blablabla的。。只是突然想到的一个画面,还是比较想来一个漫长的时间跨度的,古今啥啥的。。
真的dbq我特么的在胡说些啥玩意啊😂😂
但是最近特别特别忙,要真开这个坑估计会很慢很慢很慢,而且还要查阅很多相关书籍。。流下了知识严重匮乏的泪水.jpg
也可能很长时间p也放不出来一个😑随缘吧

【顾懂】最后那年

 略虐预警  英语懂预警(来自于我的梦 我也没办法 只好做了如下设定)应小伙伴要求加了翻译,谢谢,么么哒

设:李懂和顾顺退役后环球旅行。最后在行到A国的L城时停下了,找了工作住了好几年,后两人偶遇恐怖袭击,顾顺因保护群众和李懂而不幸牺牲。两周年的时候A国媒体扒出顾顺前中国海军的身份,炒冷饭似的制作了一期类似纪念英雄事迹的节目,李懂作为顾顺回忆的讲述人和其他几个嘉宾一起参与了拍摄。

扛得住这个私设的走石墨↓

爱还是不爱?            爱!

 


放个预告,做了个梦的脑洞,至于为什么对话是英文的,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的梦你们打不到我~激情记录了一些,还是差点把眼泪写出来~

后知后觉的钟情08 09 小彩蛋

我写完啦~~(终于。。。

第一次写文,完全写懵了,谁能想到一开始就是想写一个精简的脑洞呢~~

可能后续有个番外车 (也可能只是个彩蛋隐形车

因为下周末要去看尹老师舞台剧哈哈哈所以下周要把工作忙完 所以如果写不了就回来把上面那句吃掉~~

第九章后面的亲亲可以搭配下Sigur Rós的Hoppipolla哦~

走石墨 8 9 以及一个小彩蛋儿

前文戳  1 2 3 4  5  6 7

《后知后觉的钟情》06 07

跟石墨较了一天劲 眼都要瞎了的感觉

前面一直没说的设定:全员存活,队长核辐射也是不存在的~石头和莉莉在一起~虽然觉得红海那么惨烈大家没折损很不合常理,但是真心不舍得天线宝宝、石头和陆琛小天使,那么就背了ooc这一锅吧~

06  不好意思顾顺的惊悚被探病的一群打断了

07  开启话唠和慈父模式的罗大星星~ 嗯我一直认为罗星是慈父设定的嗯嗯嗯

《后知后觉的钟情》06修复中
石墨抽风了,好长一章改个字号就突然全乱了,还丢了不少,好气哦可是也怪自己没有备份。

【顾懂】顾顺*李懂 后知后觉的钟情 更新

05.
顾顺醒的时候,天还没亮。
受伤这几天他夜里总是会醒几次。因为疼,也因为白天休息的多了。
他刚准备调整下睡姿,就听见一声呢喃。
顾顺偏过头去,李懂在小小的床上几乎蜷成了弧形,透进窗帘缝的一缕月光斜着铺在他脸颊上。他睡得很不安。眉头紧紧锁在一起,在中间形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略厚而显得柔软的嘴唇此刻正紧紧绷着,小幅度掀动着。
这是…在做噩梦?顾顺仔细听了一会儿,好像念叨的是自己的名字。联想起白天李懂脸上憔悴的样子,难道是…跟自己有关的噩梦?
这一想顾顺就躺不住了,无奈挣扎了半天,也没能坐起来。他左边肩膀和左腿中枪,左胸肋骨骨裂,现在基本是“半身不遂”,然而李懂就睡在他“不遂”的那一边。
顾顺不敢贸然叫醒李懂,只好放缓了呼吸,慢慢尝试把那不遂的左手往那边伸。
这个过程花了三五分钟。
期间顾顺已经把李懂从脚到头拿眼神扫了一遍。如果不是那人正微微颤抖、眉头紧锁、双拳紧握,这简直像是一幅画:薄薄的床单只盖到李懂半个胸口,弯曲的双腿占了整个画面的一大半,在床单的遮盖下只看见模糊的影子,显得更加修长,往上是腰,稍稍下陷,形成一条柔和的线条,伴着微微的颤抖仿佛能看到紧绷的肌肉。
顾顺觉得自己的眼神过于黏腻了,可是又实在无别处安放,如果不看着点,左手挪过了头,他会觉得很亏的。
这担心自然是多余的,左肩缠着的绷带让他的手伸到最大限度,也只堪堪悬在李懂头顶。
他轻轻抚了一把李懂的脑袋,就听见一声啜泣,和一声清晰而急促的“顾顺!”
下意识地,他答了一声“哎,我在呢”。
这一句仿佛带着莫大的安慰,李懂呼吸一缓,似是醒了。
顾顺稍稍往回挪开一点手,看见李懂慢慢睁开的双眼带着雾气,眼角有些星星点点,脸上的悲伤还没来得及褪去,心里咯噔一声,李小懂,真哭了?
自己在这个梦里,怕是领了便当,还是升级豪华版那种。于是柔声问道:“梦见什么了?”
却半晌没等到回应。

李懂人醒了,脑子却还没有。
他梦见顾顺中枪的那一天,只不过人躺在血泊里,再也喊不醒。他跪在旁边,双手沾满了那人的血,却连碰也碰不到他,每次往那人身上扑,快碰到的瞬间那人又是躺在一步之外。苍白的脸,痛苦的表情,鲜红的血。
悲伤太汹涌,一时难以自拔,只觉得心脏好像碎成一块块的疼,眉眼也因为梦里的恸哭隐隐作痛。
李懂眼睛睁开好一会儿了,还仿佛陷在梦里,等视线好不容易聚焦,眼前是顾顺那只伸出病床悬着的手。
他几乎想立即抓住那只手,然后紧紧拥住手的主人。
可是刚才那用尽全身力气也碰不到的痛苦从梦里追出来,把他整个罩在里面,他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耳边是突突的心跳声,一时又恍惚起来,感觉又陷入了另一个梦境。

“顾顺。”就在顾顺以为李懂又睡着了的时候,他听见小床上的声音,哑得只剩下气声,带着鼻音,梦呓一般。
月光已移,李懂的脸陷在阴影里,让他看不清表情,只模模糊糊看见长长的睫毛下鹿一般的一双眼。
“我怎么也碰不到你,像有一米那么厚的透明屏障隔在中间…伸长了手往前爬也只能碰到你的血…你也不动……”
有点心疼。顾顺听见自己心里想。
“那几个人踢你…还笑…你也不动……我好不容易拿起枪,却怎么也打不中人…子弹都打完了那几个人也毫发无伤……”
梦里李懂把身边所有的枪所有的子弹都打完了,那双土黄色军靴还在不停地踢早就不动的顾顺。那靴子就在眼前晃啊晃,晃得李懂想冲上去将它们撕碎,两只手却不停地抖,抖得端不起枪,也爬不起来。
“……这样……我怎么救你呢,怎么给你报仇呢……”最后这句已经是带着哭腔了。
顾顺听得肝儿都颤了,这个李小懂,原来这么在意自己,自己这一伤,万一给他留下个什么心理创伤,可怎么交代。
“李小懂,醒醒,我活着呢,没事。啊,别哭。”
李懂一直盯着顾顺那只白皙的手,拿眼神描摹了许多遍,说到伤心处,已经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去碰一碰,突然听见顾顺说话,清醒了一些,又用了几分钟,缓了缓神,于是又默默地捏回了拳头。

要不是听见吸鼻子的声音,顾顺又要以为李懂睡着了。
“李小懂?”
“嗯。”
“清醒了吗?”
“嗯。”
“还想聊些什么吗?”
不睡了也没事,得治了这心理创伤。
“……”
“嗯?”那手还晃了晃。
“没什么……我其实挺困,但是……”
“刚做了噩梦,肯定有点难睡着,我教你啊,你得想想自己喜欢的事,心里愉悦了,就容易睡着了。这样,我问你,现在你马上能想到的,你自己经历过的什么样的场景,让你安心?”
“……有一回我们呼吸训练,你坐在在我背后,下把搁在我肩上,你说太阳照得你直发困,不如直接睡觉当练习了……”好像说的有点多了,可是李懂确实立即就想起这个,当时顾顺闭着眼睛,睫毛一颤一颤,一边嘴角上扬,呼吸热热的就在耳边。
“…………那你就想象当时你的心情,和环境。”顾顺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不过那天的阳光确实很好,怀里的人也靠着很舒服。
……好像根本不管用。反而更想握一握那只手了。
“顾顺。我……刚才有一句不是梦话。”
“哪句?”
“怎么也打不中人。我去救你的时候,第一枪手抖了。我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毛病。”
“……胡说什么呢,后来你不是打中了,天天的瞎想什么呢,还病,哪来那么多病。”
“我就是怕……万一……救不了你……”
顾顺莫名觉得这话有点往心里扎。扎得他有点不知所措。

“李小懂啊,战场上,理智要比私人感情重要的多。哥知道你把哥当兄弟,可是有的时候吧,你做得到就是做得到,救不了就是救不了,都是瞬息之间,没那么多幺蛾子,也没那么多‘如果’,这都没有意义,懂吗,你不能想太多,反而添负担。就这回,我的位置一暴露,你那里就很容易暴露,所以我让你撤,好歹保全你自己,下回……”
“撤你大爷。”
“……啊?”一时间顾顺以为自己耳朵花了。以前他只要拿出这个腔调,那就是在上课了,李懂一般都乖乖听着,更何况刚才这话他明显带着安慰,是哪里打开方式不对了?
“如果是我呢?如果是我躺在那里,你会走吗?”
“……”
“你也会救我对吧,不管我说什么。”
当然了。顾顺不假思索地就这么想,仿佛刚才自己说的都是屁话。
“是吧?更何况,我其实……没把你当兄弟……”李懂强忍住去抓住那只手的冲动,却没忍住这句话冲口而出。
那当什么?顾顺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黑暗中一种奇异的预感涌上来,一瞬间攥住他的五脏六腑,让他莫名紧张起来。
李懂却没再说了。
又好半晌,才听见他轻轻地说:“你怕我受伤害,我不怕。我有时候确实怕救不了你,但是我还是会去。就算真的救不了,我也要试一试。”
李懂觉得自己在这半晌里释然了。
四舍五入,今晚他等于表白了。
顾顺有一点说对了,担心害怕确实没有意义,反而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和行动。
怕就不会做了吗,刀山火海,那人在那边,自己就不会去了吗。
感情也一样,即使没有结果,自己就会忍心走开了吗。
手抖这个毛病,他想他以后不会再犯了,端稳了枪,才能护的了那人,才能和他并肩。

顾顺这会儿觉得睡懵的人是不是他自己,怎么这一段儿画风有点超乎想象呢,果然半夜里不适合聊天,容易出事。
然后,他就感觉到李懂伸出手,碰了碰他悬在床外的那只。
先是从指尖轻轻蹭到手背,透着无比的温柔,像是怕弄疼他一样,再轻轻握住,送回床上放好,却没再松开。

他喜欢我!顾顺惊悚地想。

【顾懂】顾顺*李懂 后知后觉的钟情 汇总 没更

今天不更

晚上嗑尹老师的蓝色骨头

本来没打算这么急着嗑的,结果早上上班就接到单位“准备开一个头脑风暴模式会议”的晴天霹雳

天知道我最近脑子里全是某对西皮

所以打算嗑个电影缓冲一下(我这个思路是不是有点问题。。。)

然后中午大致扫了一眼蓝色骨头。。竟然泪流满面。。所以决定晚上仔细嗑一嗑。。主题曲蓝色骨头和迷失的季节已经提前循环起来了。。

然后下面做下前文汇总。其实汇总意义不大,我主页也没什么其他东西,就是,,,为了显得很有内容的样子。。。

01  02  03  04